扫盲非洲猪瘟,点评中国疫情

扫盲非洲猪瘟,点评中国疫情

不见图 请翻墙

★引子

  非洲猪瘟在咱们天朝爆发,有3个多月了。截止俺发本文时,已经扩散到20个省/自治区/直辖市。
  所以今天发一篇博文,聊聊非洲猪瘟,既是科普扫盲,也顺便点评一下这玩意儿对天朝的影响。

★2018年之前,非洲猪瘟在全球的传播

◇非洲猪瘟的起源——100多年前的肯尼亚

  根据“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”(FAO)2017年发布的《兽医手册:非洲猪瘟的发现与诊断》,其中提到如下(大意):
1909年,在从欧洲引入肯尼亚的家猪中,首次发现非洲猪瘟。随着非洲养殖业的发展,家猪数量迅速增长,而且采用的是【大规模放养】的方式,导致非洲猪瘟在此后的一百多年间频繁爆发。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就成了非洲猪瘟的重灾区。

不见图 请翻墙
(此图来自“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”官网,直观展现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疫情)

不见图 请翻墙
(非洲民众在处理死猪)

◇从非洲到西欧

  在近代史上,非洲被【西欧】列强瓜分。殖民地与宗主国之间,各种交流比较密切,很自然地,非洲猪瘟就传播到西欧。
  第一个中招的是葡萄牙,时间是二战后的1957年。那年的疫情被很快扑灭,但所谓的“扑灭”很可能只是个【假象】(本文后面会提到:这种猪瘟具有很强的“扎根”能力)。在1960年,葡萄牙的非洲猪瘟再次爆发。这次的疫情不但没能快速扑灭,反而还跨国扩散,导致西欧多国中招。以下是几个西欧国家中招的时间表

国家 年份
意大利 1967年
西班牙 1969年
法国 1977年
马耳他 1978年
比利时 1985年
荷兰 1986年

◇从格鲁吉亚到俄罗斯

  时间来到了新的千年。一直到21世纪初,东欧各国都还是安全的。可惜好景不长,2007年,格鲁吉亚(曾经的苏联加盟共和国)爆发非洲猪瘟,并且疫情凶猛——据说两周内死掉3万多头猪。而且猪瘟扩散到该国各地区(见下图)。

不见图 请翻墙
(非洲猪瘟在格鲁吉亚的分布图。图片出自:联合国粮农组织)

  征服了格鲁吉亚之后,非洲猪瘟就开始在高加索地区扎根——格鲁吉亚周边的亚美尼亚、阿塞拜疆,以及俄罗斯的高加索地区,纷纷中招。
  接下来的几年,非洲猪瘟从高加索地区向东欧的其它国家扩散——乌克兰、白俄罗斯、波罗的海三国、波兰……都没能幸免。

★非洲猪瘟如何传入中国?

  现在开始要聊到大伙儿关心的话题了——中国为啥会中招?

◇疫情从俄罗斯的高加索地区扩散到西伯利亚地区

  首先来看一张分布图。下面这张图标注的是2010到2017年的非洲猪瘟疫情。不同年份的疫情用不同颜色的小圆圈标识。另外,该地图的背景色体现的是猪的分布密度。
  从地图上还可以看出——俄罗斯的疫情是在【逐步东移】——从高加索地区扩散到西伯利亚。
  从地图上可以明显看出——中国的养猪密度是非常高的(一片深红色)。这说明中国是高危地区。

不见图 请翻墙
(2010~2017年疫情分布图。图片出处:EMPRESi)

  在刚才那张地图上,俄罗斯的非洲猪瘟疫情,最东边已经到达贝加尔湖畔的伊尔库茨克州(俄罗斯联邦在2017年3月27日向国际组织报告了此处的疫情)。为了让大伙儿更直观了解这个州与中蒙两国的距离,再放一张示意图。

不见图 请翻墙
(“伊尔库茨克州”与“中蒙两国”的距离示意图)

  当然啦,仅仅因为这个“伊尔库茨克州”距离中国很近,还不足以说明中国的疫情是来自这个地方。下面俺给个有力的证据。

◇病毒来自俄罗斯的生物学证据

  下面引述新浪的一篇报道(该报道的原始出处是: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总第868期)
非洲猪瘟肆虐竟是俄罗斯惹的祸?长期被视为疫情中转站 @ 新浪财经
(以下是该报道的摘录,粗体是俺标注滴)

  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博士戈胜强等人在《微生物学通报》2017年第12期上发表的《非洲猪瘟在俄罗斯的流行与研究现状》显示,2007年俄罗斯发现非洲猪瘟不过是某一地区的一簇星点,但到了2017年就呈燎原之势了。

  在2017年伊尔库茨克州发现的非洲猪瘟疫情中,共有40只家猪感染并全部死亡。从地理距离来看,伊尔库茨克州距离蒙古国只有约100公里,距中国边境满洲里有约1000公里。

  基因测试显示,中国的非洲猪瘟疫情的病毒株部分基因序列与俄罗斯伊尔库茨克2017株的相应序列完全一致。

  基因测序的结果,充分说明病毒来自俄罗斯。

◇中国爆发疫情的时候,刚刚开始从俄罗斯进口猪肉制品

  再引述另一篇报道:
非洲猪瘟首次入侵中国,影响几何? @ 凤凰周刊
(以下是该报道的摘录,粗体是俺标注滴)

8月8日,黑龙江商务厅官网在第169期《对俄经贸信息》显示,俄罗斯西伯利亚农业集团已开始向中国出口猪副产品。首批24吨产品由集团下属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养猪企业发出,计划未来对华出口规模达每月30吨。

《凤凰周刊》记者发现,该集团旗下10家企业分别位于俄罗斯托木斯克州、克迈罗沃州、斯维尔德洛斯斯克州、秋明州、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和布里亚特共和国,上述地区均曾爆发非洲猪瘟疫情或与疫区紧邻。

但《非洲猪瘟防治技术规范(试行)》多次明确要求,严禁进口非洲猪瘟疫情国家和地区的猪、野猪及相关产品。

  请注意,这篇文章中提到的“首批猪肉产地”是【克拉斯诺亚尔斯克】。此地紧挨着去年爆发疫情的【伊尔库茨克州】。

不见图 请翻墙
(“克拉斯诺亚尔斯克”与“伊尔库茨克州”的距离示意图)

  虽然“进口俄罗斯猪肉”与“猪瘟爆发”在时间上非常接近,但还无法 100% 证明病毒就是来自俄罗斯进口猪肉制品。因为还有其它一些途径,比如:去俄国的天朝游客也可能带回一些猪肉制品。
  俺引述这个报道是想痛骂商务部门的官员——农业部已经下达了相关的禁令,而商务部却在冒险。而且他们冒的风险,足以摧毁整个中国的养猪业。

★为啥要冒险买俄国佬的猪肉?——说到底还是因为“中美贸易战”

  一方面是农业部印发的《非洲猪瘟防治技术规范(试行)》,禁止从非洲猪瘟疫区进口猪和野猪相关产品;另一方面是商务部甘冒风险,今年开始从俄罗斯进口猪肉制品。
  为啥捏?说到底,还是因为中美贸易战。一方面,中国想通过抵制美国农产品(猪肉)来进行报复;另一方面,普京也对中方频频施压,让中国进口俄罗斯猪肉制品(参见下图)。在这两方的影响下,中方不惜冒着巨大的风险,从俄罗斯进口猪肉制品。这下傻逼了——引狼入室。

不见图 请翻墙
(从今年5月的新闻看,普京一直在努力把猪肉出口到中国)

  今年开打的贸易战,朝廷喉舌多次嘲笑川普发动的贸易战是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”。但是俺觉得:为了抵制美国猪肉而进口俄罗斯猪肉,才更像是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”。
  说到“中美贸易战”,俺在之前的博文《从量变到质变——中美关系40年》已经点评过。贸易战爆发之后,朝廷高层(包括习呆呆)的应对屡屡失策。俺在那篇博文中称之为【一蠢再蠢】。决定从俄罗斯进口猪肉制品,这是朝廷方面【一蠢再蠢】的又一个活生生的例子。

★非洲猪瘟在国内【快速蔓延】

不见图 请翻墙
(非洲猪瘟在国内蔓延的分布图。时间8月上旬;蔓延3个省/市)

不见图 请翻墙
(非洲猪瘟在国内蔓延的分布图。时间9月上旬;蔓延7个省/市)

不见图 请翻墙
(非洲猪瘟在国内蔓延的分布图。时间10月上旬;蔓延8个省/市)

不见图 请翻墙
(非洲猪瘟在国内蔓延的分布图。时间10月中旬;蔓延9个省/市)

不见图 请翻墙
(非洲猪瘟在国内蔓延的分布图。时间11月上旬;蔓延12个省/市)

不见图 请翻墙
(非洲猪瘟在国内蔓延的分布图。时间:11月中旬;蔓延19个省/市)

★关于非洲猪瘟的生物学常识扫盲

  “非洲猪瘟”的洋文称之为“African Swine Fever”,缩写是“ASF”。
  而“非洲猪瘟病毒”,洋文叫做“African Swine Fever Virus”,缩写为“ASFV”。

◇ASFV 的特点(牛逼之处)

  对猪高度致命
  这玩意儿对养猪业是【毁灭性】的。猪的死亡率可高达 100%!【没有】任何疫苗可用。
  (幸好这玩意儿【不】感染人类。但以后会不会发生基因变异,变成能传染人的,就不好说了)

不见图 请翻墙
(死猪的外部症状)

  独一无二的分类
  在维基百科的“这个链接”提到了:非洲猪瘟病毒科(学名:Asfarviridae)是双链 DNA 病毒中的一个科。非洲猪瘟病毒属(Asfivirus)是本科【唯一的】一个属。
  由此可见,这种病毒在生物学分类上就很独特。

不见图 请翻墙
(ASFV 的电子显微镜照片)

  独特的传播方式
  ASFV 是迄今唯一的“虫媒 DNA 病毒”。它具有独特的宿主和生态循环:野猪——蜱虫——家猪。
  (关于 ASFV 的传播方式,下面还会具体细聊)

  复杂的基因
  ASFV 目前有24种基因型,其中西非为I型,东欧与高加索为II型,中国目前爆发的 ASFV 为II型(与东欧及俄罗斯相同)。
  ASFV 的基因组很庞大(170~194kb),我国发现的非洲猪瘟有 180kb 的基因组,编码150多种病毒蛋白,其中超过一半的功能未知。由于 ASFV 的毒力基因暂不清楚,所以疫苗的研发很困难。

不见图 请翻墙
(ASFV 不同基因类型分布图。不同颜色形状的点,代表不同的基因型)

◇ASFV 的传播方式

  以下这些均可成为传染源:
染病家猪或野猪
软蜱
猪肉制品
猪源性饲料
被污染的泔水
运载生猪的车辆
接触过病猪的人员(衣服、鞋子…)
病猪上用过的注射器
……

◇【软蜱】的高危险性

  关于上述这些传染源,俺重点要说的是软蜱(尤其是“钝缘软蜱”)。
  在生物学分类上属于“真蜱目”(具体介绍参见“维基百科的链接”)。成虫如果在躯体背面有壳质化盾板的,通称为“硬蜱”,属“硬蜱科”(Ixodidae);成虫无盾板者,通称为“软蜱”,属“软蜱科”(Argasidae)。

不见图 请翻墙
(软蜱)

  ASFV(非洲猪瘟病毒)可以利用这种各种软蜱进行传播。软蜱叮咬了病猪之后,再叮咬健康猪,就会把 ASFV 传播给健康猪。而且这种昆虫昼伏夜出,活动范围广(包括猪圈和野外),可以长期携带病毒。因此,软蜱可以在“家猪和野猪”之间形成交叉感染。再加上野猪的管控难度很大,可以跨区域活动。这些特点都导致了——ASFV 很容易大范围扩散。一旦某个地区多次爆发非洲猪瘟,使得该地区有足够数量的软蜱携带了 ASFV,病毒就在这个地区“扎根”了。哪怕你把该地区所有的活猪(包括家猪和野猪)全部杀光,可能还会有软蜱携带病毒。日后重新引入的家猪,依然【有可能】被感染。

★为啥非洲猪瘟在中国的传播如此之快?

  总结下来有几个原因:

◇中国是猪肉的生产/消费大国

  全球大约一半的猪肉是被咱们天朝吃掉的。同时,天朝也是养猪大国。在咱们天朝,猪的分布密度是很高滴(参见前面那张来自 EMPRESi 的分布图)。

◇跨省调运生猪

  中国各省的养猪量和猪肉消费量是严重不平衡的。有的省养得多吃得少;有的省吃得多养得少。所以,天朝历来有【跨省调运生猪】的机制。
  在非洲猪瘟疫情爆发之后,“跨省调运”显然会大大加快疫情的传播。因为【同一辆】运载生猪的卡车,会运送不同批次的生猪到不同地点(这些目的地,有时候是跨省的)。只要其中一个批次的生猪包含病猪,后续批次的生猪有很大概率会被感染。

◇大量的散户养殖

  天朝有很大数量的生猪养殖散户。这些散户的卫生条件和检疫手段都不可能很好。

◇不合理的补贴引发的【瞒报】

  根据“第一财经”的这篇文章。对发现疫情的养殖户/养殖场,每扑杀一头猪(不论大小),财政补贴800元。而不同大小的猪,成本差别很大(两百斤以上的猪,成本1200~1300元;仔猪成本只有300元左右)。而且“扑杀”是指全部杀光(不管是否感染)。
  于是捏,养殖户/养殖场在发现疫情后,就会先盘算一下,上报政府是否合算。如果是猪仔的比例高,上报然后扑杀,拿补贴还能赚;但如果是成年猪(育肥猪)的比例高,他们宁可隐瞒疫情,然后赶紧想办法把这些猪卖掉。

★非洲猪瘟对中国的后续影响

◇各级衙门是否失职?

  前面提到了“从俄罗斯进口猪肉”一事。商务部门对此事的决策,肯定是一大败笔(严重失职)。
  下面要讨论的是:疫情爆发后,各个部门是否存在失职?
  农业农村部在上周(23日)开了新闻发布会,发言的冯忠武讲了防范非洲猪瘟存在诸多困难。当然,俺也承认这个病毒很凶猛(本文前面有介绍)。但不管怎么说,仅仅3个多月的时间,就有20个省/市沦陷,地理范围从东北的黑龙江省到西南的云南省。你要说朝廷部门完全尽责、毫无失职。反正俺是不太相信滴!
  关于这个问题,还可以再看看外媒的报道:
防疫专家坦言工作受限,非洲猪瘟疫情难以遏止 @ RFA/自由亚洲电台

◇疫情是否失控?——现在还无法判断

  因为存在【瞒报】的情况(刚才分析过),所以官方公布的疫情通报,有可能存在数据缺失。在这种情况下,要判断疫情是否失控,是不太容易滴。目前只能静观其变(再观察几个月)。
  万一出现疫情失控,不论是衙门的官员还是养猪的农民,都无法长久隐瞒,其效应迟早会在猪肉市场上表现出来。
  反之,如果几个月后,各地的疫情继续维持“散点状”的爆发,【没有】出现“片状”的爆发,并且猪肉市场依然平稳。说明没有失控。
  不管有没有失控,在未来的很多年里,中国的养猪业都要一直面临非洲猪瘟的困扰(这玩意儿很难根除)。

  可能有些读者认为俺是在耸人听闻,所以再转贴【联合国粮农组织】的一篇文章,谈中国的疫情:
中国暴发的非洲猪瘟病毒“只是冰山一角” “几乎肯定”将扩散至亚洲其他国家 @ 联合国官网
  看完这篇(哪怕你没耐心,只看标题),也可以明显感觉到:联合国粮农组织对目前的中国疫情,非常【不乐观】。而且这篇文章是在9月初发布的,那时候中国的疫情还没有扩散到这么多省份。

◇【如果】疫情失控会咋样?

  如果疫情失控——比如说在多个省份持续出现【片状】的爆发,那天朝的养猪业将会受重创(重创的程度取决于具体的省份)。
  养猪业在天朝具有重要的【战略意义】。对天朝民众来说,猪肉是性价比最高的肉类食品。考虑到天朝的地理环境和人口规模,“牛羊鸡鸭鱼”都不可能完全替代猪肉作为主要的肉食来源。
  (咱们来作一个假设)如果非洲猪瘟真的失控,并导致中国的养猪业被重创,那么中国只能转而依赖国外进口的猪肉。这种情况下,俄罗斯显然指望不上。一方面,俄罗斯自己就饱受非洲猪瘟的困扰(俄国2017年爆发的猪瘟数量大大高于往年);另一方面,就算俄罗斯没有非洲猪瘟,其猪肉产量恐怕也无法满足中国的消费量。在这种情况下,多半还得去找美国佬进口。
  另一个更大的问题是:
  (在猪瘟失控的情况下)即便能通过进口满足需求,猪肉价格多半也会显著上涨。在中国的很多朝代,都把“肉价与米价的波动幅度”视作社会稳定的风向标。而猪肉价格又是“肉价”中占最大比重滴!
  说到这里,某些读者已经明白——非洲猪瘟会不会失控,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,还是一个【政治】问题。

俺博客上,和本文相关的帖子(需翻墙)
从量变到质变——中美关系40年
每周转载:疫苗之殇,万民遭殃(大量网友评论)

feibisi